中国掀起“厕所革命”:农村如何拥有更好的厕所?

2019-05-25 14:13:52 更新  |  来源:  |   次阅读
厕所环境,可以说是城乡差距中最直观的表现,也是区分发达和不发达最明晰的标准之一。
“富人一般拥有安全、卫生的厕所条件,健康得以保证。但穷人用的厕所一般都会有卫生方面的隐患,而且会有臭味,使用这种厕所会有健康风险。”盖茨基金会水源、卫生与清洁项目的副主任杜拉叶·克乃前不久在北京举办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上表示。
“在发展中国家,每年有50万儿童因不合格的卫生条件死亡,10个人里面有6个人没有安全的卫生设施。”杜拉叶·克乃介绍,近七年,盖茨基金会围绕整个卫生系统的产业链进行厕所技术创新,已捐资2亿美元支持一些企业与院校进行厕所技术和后续产品的研发。
2018年11月6日至8日在北京举办的“新世代厕所博览会”展示了这些研发成果。多家企业展示了无需连接下水道系统的新型厕所,不仅可以杀死粪便中的病原体,还可以将粪便转化成为清水、肥料等副产品循环使用。博览会现场,比尔·盖茨举起一杯粪便,呼吁:“世界值得拥有更好的厕所。”
对中国而言,“厕所革命”是乡村治理难题之一,涉及到资金、技术以及一整套生活方式与观念的变化。据媒体公开报道数据,目前中国仍有超过1亿的农户没有卫生厕所。
中国的“厕所革命”
“我去中国乡下看,他们有车,有大房子,里面也挺舒服的,有太阳能的热水器、洗衣机,有大电视机,唯独厕所是一个很破的小房子,里面一个坑。”世界厕所组织 WTO(World Toilet Organization)创始人沈锐华在厕所博览会公开演讲中说。
一直以来,中国农村的厕所都是“一个土坑两块板,三尺土墙围四边”的旱厕。因旧时农家厕所常用茅草遮蔽,所以也被叫做“茅坑”。这种收集式旱厕常常连着猪圈或羊圈,粪尿一起还田,与自我循环的农业生态系统相适应。
“旁边还有鸡,虽然在笼子里,但是很不舒服,好像在被围观。”26岁的孙平回山东日照老家,对农村厕所心存芥蒂:“冬天的话还特别冷。”
“最怕的是蛆,夏天满地都是,你必须准确蹦到脚踩的石头上。”已在杭州定居的陈施形容在河南农村上旱厕心得:“哭着跳着上厕所,被臭味熏哭,脏水弥漫毫无立足之地。”
据新华社2015年报道,疾控专家表示,农村地区80%的传染病是由厕所粪便污染和饮水不卫生引起的,其中与粪便有关的传染病达30余种,常见的有痢疾、霍乱、肝炎、感染性腹泻等。
公开数据显示,2004年截至2013年底,中国累计投入了82.7亿元改造农村厕所。2014年12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江苏调研时表示,解决好厕所问题在新农村建设中具有标志意义。在2018年9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中,农村“厕所革命”也是乡村居住环境改造的重点
一名杭州市旅游局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杭州的“厕所革命”:“旅游厕所、农村厕所、公厕都会明确分工,列入考核指标。旅游局主要做景区厕所革命,卫计局卫计局管农户家里的厕所,比如不能露天,但不叫’厕所革命’,是属于爱国卫生运动。”
对于全国的厕所改造,2018年10月17日中央农办、农业农村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部门召开的全国农村改厕工作推进现场会给了一组数据:目前中国53.5%的村完成或部分完成改厕,近一半农户进行了卫生厕所改造。
在此会议上,中央农办主任、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表示,按照相关规划,到2020年,东部地区、中西部城市近郊区等有基础、有条件的地区,要基本完成农村户用厕所无害化改造;中西部有较好基础、基本具备条件的地区,力争卫生厕所普及率达85%;地处偏远、经济欠发达等地区,卫生厕所普及率明显提高。
目前中国有2亿多农户,厕所改造任重而道远。
“厕所革命”是一整套体系的变革
“即使居民和家庭愿意付费,如果整个硬件基建设施不足,卫生系统和设施缺乏安全性,还是会缺少合适的卫生解决方案。”杜拉叶·克乃在厕所博览会媒体预热会上表示,“厕所革命”涉及到下水道设施建设、污水处理系统以及整个生产方式。
冲水马桶的出现和普及也离不开当时所具有的社会基础:工业革命后伦敦有了城市化供水,新兴富裕阶层产生,以及伦敦在十八十九世纪修正的专利制度给工匠提供了技术改进的动机。而由于缺少下水道系统与污水处理的硬件设施,冲水马桶也曾造成污染事件。
1858年,伦敦市区内家家户户的厕所由“茅房”的蹲坑式变成了冲水式,但污水系统还不发达,地下阴沟容量不够,有一些粪水就漫溢到街上,最终汇集到泰晤士河中,发生了史上的“大恶臭”。据公开历史资料,当时的臭味甚至熏得到泰晤士河偏上游的英国议会,议员不得不把窗帘浸在消毒水中再挂起来,以阻挡臭味。
中国的农村很多地区距离城市较远,没有污水处理管网系统。“目前的厕所改造就是从茅坑变成抽水马桶,几家人一起筹建一个化粪池。”家在云南红河的李文杰介绍。
而“新世代厕所博览会”所展示的厕所,是更进一步的技术提升——可以自我循环,在无下水道系统情况下可以使用。
“建设下水道系统成本非常高,政府可能没有能力建造这样的基础设施。因此这对于企业来说,无下水道系统的厕所是一个拥有巨大潜力且不断增长的市场。 ”杜拉叶·克乃在厕所博览会媒体预热会上表示。
不过,对于中国的农村地区而言,成本也是必须面对的问题。来自中国苏州的图方便环保科技公司在博览会上展示了研发的无下水道独立厕所,可以固液分离,水循环使用。“目前这套系统主要用在景区厕所中,对农村来说成本还比较高,两个蹲位的循环厕所大概需要20万。”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对于农村厕所改造而言有另一套更为合适的系统。
除却资金投入,“厕所革命”同样涉及生活习惯与观念变化。李文杰说,在家乡云南红河,虽然现在盖的新房子都有冲水马桶,但很多人家还是保留了旱厕:“住在村子里的一般都还会养猪牛羊,有个问题在于旱厕是可以一起解决猪牛羊粪便的,但马桶似乎不太好实现。”
盖茨基金会北京代表处的高级项目官刘东在厕博会媒体预热会上也提到了这点:“很多人还是认为粪是好东西,直接填回田里面就可以了。但直接回田也是有问题的,包括抗生素问题、里面营养物质超量的问题。”
刘东说:“世界上有喜粪国家,有憎粪国家,中国就属于喜粪国家,主要需要解决的就是安全循环问题。不过,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这个循环是不是要做一个改变,可能很多人还没有意识到这个事。”
上一篇:新农村污水处理“良方”—厌氧池+人工湿地
下一篇:湖北拟出台城镇二次供水管理办法:二次供水水箱每季度清洗一次,最长不得超半年
0
荣鼎娱乐 三分时时彩 荣鼎娱乐 秒速快3 天津11选5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湖北快3走势 极速飞艇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湖北快3开奖